Uber们是如何颠覆市场的

uber

编者按:埃拉德·吉尔(Elad Gil)是一个连续创业家、运营经理以及初创投资者兼顾问。他投资了Airbnb、Pinterest、Square和Stripe。埃拉德曾是MixerLabs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当公司被Twitter收购之后他便担任了Twitter的公司战略副总裁。在就职Twitter以前,埃拉德启动了Google的移动团队,是Google移动地图、移动版Gmail和其他产品的首个产品经理。埃拉德最近还创办了一家生物信息学软件公司。读者可以关注他的个人博客以及Twitter账户@eladgil

通常情况下,一个行业的颠覆会以超出人们预料的速度出现。比如一些稳定的、从没有遇到过很大市场威胁的常规行业可能会突然间经历灾难性的崩溃。而这里我们要说的Uber和Lyft就是颠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发起者。

对于传统行业的颠覆,典型阶段是这样的:

1. 过度自信。传统的现有从业者一般会将颠覆性的公司看作只会雕虫小技的新人,自己几十年的市场统治地位永远不会受到威胁。所以本来应该采取行动不断创新的机会就被这种过度自信忽略了。相反他们经常做的事情是采取监管手段拖延、限制新公司的发展,Uber和Lyft在发展早期出现的与监管机构的小规模冲突就是这一标准战术很好的实例,比如此前要求UberCab更名为Uber的强制法令。还有就是在纽约受到了同业者重重阻挠的Airbnb,它甚至被当地法庭宣布业务违法。

2. 突然崩溃或螺旋式下降。现有从业者突然意识到情况发生了变化,通常情况下这种急剧的变动体现在财报中远远超出预期的业务蒸发程度。业务的急剧崩溃也预示着该行业已经达到一个临界点,而现有从业者也将由此陷入不可逆转的恶性循环中。

这就是Uber制造的情况:越多的出租车司机开始使用Uber,意味着Uber拥有更多的汽车,继而意味着更多的人开始使用Uber打车,用户越多,使用Uber的司机就越多。

《财富》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如此写到:

“旧金山出租车司机协会(SFCDA​​)[...]报告说,在过去的12个月内,全旧金山8500多名注册出租车司机中的三分之一(超过2800名)都从官方出租车公司跳出转而加入Uber、Lyft或Sidecar之类的私人运营公司。”

螺旋式的下降通常开始得非常缓慢,甚至仍然会被现有从业者忽略。然后在某个时间点(也许短短数月或一年内)突然加速下坠。以Uber的情况来看,它自身制造的网络效应推动了公司的发展,也加速了传统从业者的崩溃。

3. 对于传统从业者来说,现在为时已晚。他们试图采取行动,但往往反应太慢。例如,旧金山交通局和出租车公司现在开始发放更多的司机许可证以增加官方出租车数量,可惜成败早已论定。所有这些举措(包括开发官方打车应用)在几年前Uber初露锋芒时就应该开始做了,可惜当时出租车公司只会靠一些小官司或是游说监管部门打击对手。

4. 持续下降。传统从业者在崩溃后还可以存活数年,但不再是市场的主流(比如黑莓)。他们接下来会在破产的边缘挣扎,不断进行裁员,缩小公司规模等等。在出租车的案例中,独立的私人运营会因为Uber和Lyft这样的公司而茁壮成长,同时出租车公司将受到巨大的负面影响。在接下来的多年里,人们还会看到传统的黄色出租车,但数量只会越来越少,客户群也会缩减到很小的一个数量级。最后,出租车公司将成为一个只有最保守的老一代顾客才会使用的历史遗物。

黑莓手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时至今日,一些企业还是会为员工部署黑莓手机,所以黑莓公司不会完全消失,但其重要性却随着市场份额的减少也与日俱减。传统从业者也许会存在几年甚至几十年,但主要的市场早已被后来者分享。换句话说,尽管几十年前汽车就已成为了社会的主流,但仔细找找,现在一定还有生产马鞭和马车的工厂。(译:王博源)


来源:TechCrunch